123 Street, NYC, US 0123456789 info@example.com

玉米视频app在线观看视频

未分类

fi11含羞草下载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简单的哈喽kt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——就这样,把摁在案板上,拿这把锋利的菜刀,先把的脑袋割下来……然后放在旁边,让亲眼看见自己的身体是怎么被我一块一块砍下来……鲜血流满地……”

后背下坚硬的案板,立在旁边的菜刀,眼底嗜血的气息,唇角诡谲的笑容,衬着她最后幽幽而缓慢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,简直要让安娜疯了。

“啊……!啊……!”

她惊恐的尖叫着。

只觉得自己这根本就是遇见了一个恐怖的女魔鬼!!

而薄欢此时听着她聒噪的声音,不觉搔了搔耳朵,皱眉道:“怎么办,好吵啊,要不然先把的舌头割下来吧?”

安娜一听,瞬间紧闭上了嘴巴,脸色毫无血色,挣扎着摇头。

薄欢这才冷笑一声,低咒了一声:“没胆子的蠢东西!”

话罢之后,她揪住她的头发,抬起了自己的手。

……

……

亚瑟看着厨房里,薄欢将安娜摁在橱台上,空气中不断传来一声一声的巴掌声和哭喊求饶声,他眼角隐隐抽了下,一言不发。

这已经是四十八下了,估计欢欢停下来的时候,安娜的脸会肿成猪头。

要知道,安娜最在意的,就是她那张脸了。

不过,他知道,其实欢欢已经没下狠手了,否则的话就早将她打的回炉重造!

只是,她清楚安娜最在意的是什么,所以故意打她的脸……!

安娜断断续续的哭出声音,求救亚瑟,“亚瑟哥哥……救救我……!救救我……!”

他看了看薄欢,深呼吸一口气,然后,闭上眼睛,默默转过身体。

一边走,一边默念。

他耳朵聋了,眼睛瞎了,什么都没有听见,也没有看见。

他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……

他就说过,一切都后果自负。

**

安娜最后是被她哥哥救出来的,她哥哥在车里看见亚瑟一个人跑到了其他房间,而拉开的窗帘没有遮住他的身影。

所以让海曼有些好奇。

隐隐之中,也有些不好的预感,只觉得,亚瑟不在那两个女人身边的话,那么,那两个人女人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……!?

所以,思虑了几秒后,他脸色一变就迅速打开车门去敲门了。

而等他见到她妹妹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瘫在橱台上,脑袋似乎都懵了,脸上红肿的老高,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的白皙细腻肌肤,此时就像是一个猪头那般,令人震惊的同时也有些不忍直视……!

他顿时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想要跟薄欢打一架,然薄欢却骤然一拍菜刀的把,顿时菜刀从空中转了几圈飞了过来,她一把攥在手中,然后笑着对他道:“她说要弄死,初次见面,我够给她面子了吧,不过下一次,我想恐怕就不是脸成猪头那么简单了。”

她看了一眼手中的菜刀,然后笑着看向海曼:“是吧,说呢?”

“——!”

海曼简直要被她气死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然而,他也知道,这一次是他妹妹的问题,不过——